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热点 » 正文

1500元球鞋被炒到7万,投诉频发,得物真是“炒鞋帮凶”吗?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10-18  浏览次数:16
核心提示:文|AI财经社张梦依编辑|杨洁“炒鞋”风波,再度出现。近日,得物平台上一款“AJ闪电倒钩三方联名款”被炒作到
南京刑事律师

文|AI财经社张梦依

编辑|杨洁

“炒鞋”风波,再度出现。近日,得物平台上一款“AJ闪电倒钩三方联名款”被炒作到69999元天价,引发舆论广泛争议。

9月21日晚间,得物发文回应称,此次网传倒钩价格69999元为某卖家个人所设置出价,该价格下并无买家成交,鉴于目前此商品价格仍存在波动,平台已做下架处理。

在今年4月时,得物就因平台上一双李宁运动鞋被炒到近10万元高价而登上微博热搜。事实上,从体育球鞋爱好者的交流社区转型为年轻人潮流社区电商后,得物也因为平台上炒鞋事件频发而面临着争议。同时,由于配送时间过长、不予退货等问题以及假货乱象,黑猫等平台上对得物的投诉屡屡发生;为了从二手鞋交易生意扩展到天花板更高的潮流生意,得物一直在强化平台的“国潮消费”、“潮流文化”概念,但它要进行全品类的拓展,也并没有那么简单。

一双球鞋炒至7万元?

9月21日,“1599元球鞋最高炒至69999元”相关话题冲上微博热搜第一,不少网友对炒鞋行为十分不解,并表示“炒鞋,得物就是帮凶”。随着舆论持续发酵,9月21日晚间得物官方紧急回应称,该款商品由卖家供给出价,因其特定的第三方稀缺属性存在一定价格波动,少量的实际成交价格受买卖供需关系影响,国外多个电商平台的公开数据中,该款商品也存在相同的溢价,得物已于8月在该商品页面发布了“理性消费提醒”的宣传图。

据了解,AJ闪电倒钩联名款球鞋是耐克今年下半年发售的重磅新鞋之一。今年8月时,已有明日花、权志龙等多位娱乐明星“上脚”带货,其低帮版参考发售价为1399元,高帮版参考售价为1599元。自发售以来,该款球鞋热度一直高居不下,高帮版在海外率先发售时,交易平台上的价格就突破了万元;目前该款球鞋的热门男码已经被炒到了数万元左右。AI财经社发现,在闲鱼平台上,多数卖家将其标价定在2万元上下,标价最高的已经达到了10万元;而在得物平台上,AJ闪电倒钩低帮版男码售价为1万元左右,高帮版已处于下架状态。

图:得物App截图

这已经不是得物第一次因“天价鞋”引发口水战了。今年4月,得物上的一双李宁韦德之道4球鞋一度被炒到99999元,9天之内较1499元的官方售价上涨了66倍。此外,平台上一款安踏的哆啦A梦联名款休闲板鞋也经历了过山车般的溢价过程,该款鞋官方指导价499元,一度价格被炒至5000元,涨价达到10倍。

对此,多家官媒曾表示,炒鞋行为背离价值规律,涉嫌囤积居奇、炒作物价。今年4月,人民日报发文称,“鞋是用来穿的,不是用来炒的”,遏制这种疯狂的做法和歪风邪气,监管部门应该坚决出手,通过法治手段为这轮炒鞋热降温。央视新闻也评论称,“炒鞋”圈资金量大的人,能接近更上游的经销商直接拿货,从而形成垄断、哄抬鞋价,最终形成“割韭菜”的“杀猪盘”;散户乃至很多没有收入的学生被裹挟其中,成了“活韭菜”,而很多人借贷炒鞋,一旦失败,还会影响个人征信记录。

在法律人士看来,这类炒作鞋行为已经涉及了法律风险。

“鞋子作为一种商品,实行的是市场调节价,由经营者自主确定。鞋子价格虚高,一般情况下并不违法,但是根据《价格法》第十四条的规定,如果有个别经营者存在相互串通、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哄抬价格,推动商品价格过高上涨的,或者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与其进行交易等行为的,这些行为严重损害了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应承担责令其改正、没收违法所得,以及警告、罚款、停业整顿等法律责任。另外,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角度来看,一些商家或者个人的炒鞋行为,侵犯了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中,有权获得价格合理的商品的权利。”北京市中盾律师事务所蒋保双对AI财经社表示。

平台是否是炒鞋“帮凶”?

球鞋的二级市场上,货源主要来自用户转卖二手球鞋和从一级市场中购买的新鞋。受明星带货、商家饥饿营销等因素影响,部分球鞋的价格在二级市场上会产生波动,而专业的鞋贩或散户,就有了从中获利的机会。如今Z世代的消费心理和消费行为发生了变化,他们更愿意为“取悦自己”和“兴趣审美”消费,也让炒鞋风一度愈演愈烈。

近年来,不少专业炒鞋客盯上了这门生意。他们通常使用抢鞋软件,在低价时大批买入,等价格上涨时再卖出商品赚取差价;在加上一些潮鞋本身被商家限量销售,需要用户预约排队、抽签购买,具有稀缺性,价格也因此很容易被炒高。

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炒鞋纯粹是一种投机行为,当下炒鞋市场泡沫巨大,风险系数很高,在市场审美不断变化、监管加强的当下,可能很快会破裂,被球鞋“套牢”者,或将欲哭无泪;而炒鞋实际上也是一种“击鼓传花”式的资本游戏,对于炒鞋投机之风进行一定的监督,也能有助于用户对炒鞋的金融风险早发现、早处置。

但得物平台,也因此被卷入了舆论风波。有用户认为,平台不加监管和限制,任由卖家自由定价,实际上是放任了炒鞋这一行为,是炒鞋贩子的“帮凶”。

那么,得物作为平台方,又是否该对潮鞋的炒价行为负责?蒋保双认为,得物这类自有交易平台的监管责任是有限的,如果遇到平台用户投诉等情况,平台应该积极处理;如果有个别经营者通过这些平台进行非法集资、偷税漏税或者诈骗行为,平台有适当的管理责任;在个别用户行为违法时,平台应当积极配合调查。

而除了因炒鞋引发持续争议外,得物还因售后服务不完善,频频遭到用户投诉和吐槽。AI财经社发现,截至目前,黑猫投诉平台上有关得物的投诉量超过10万条,其中7.68万条投诉显示处理“已完成”,另外还有3万多条投诉处于“待处理”情况,而多数投诉集中在退款、退货、赔偿不及时等方面。一名用户在黑猫平台上投诉称,自己在得物上下单后,页面显示五到六天能够收到货,他还特地催促客服加急处理,但下单4天后,这个快件仍然没有寄出。

得物开创了电商交易平台“先鉴定、后发货”的交易模式,为交易的球鞋提供鉴定服务。这提升了撮合交易的效率,也成为得物做大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但是,得物提供的线上鉴定服务近年来也遭到不少质疑。如有用户投诉称,他于2019年6月10日在得物购买了一双鉴定过的鞋子,随后他又在得物上进行寄卖,结果该款鞋被得物平台鉴定为假货,这名用户表示:“不明白,为什么平台鉴定过的正品,二手寄卖时就变成假货了?”

二手鞋生意做不大?

得物由毒App发展而来,开始它只是一个球鞋爱好者的交流社区,能为用户提供免费的球鞋鉴定服务,在2017年时,得物正式为用户提供线上购买功能,作为第三方平台连接起了买卖双方。目前得物上入驻了大量明星主理潮牌、一线大牌和潮流品牌,并聚集了大量年轻消费人群,但从平台内容属性看来,还是集中在球鞋、潮牌、手办等年轻人关注的话题上。

由于吸引了大量新生代消费人群,得物一度成为资本的宠儿。据企查查披露,从2018年10月以来,得物曾先后获得普思资本、DSTGLobal的融资,目前估值10亿美元。与之相类似的海外二手潮牌交易平台StockX迄今为止也已经获得7轮融资,估值达到38亿美元。

从品类来看,得物的营收主要来源还是运动鞋交易,特别是具有一定溢价空间的限量款球鞋。AI财经社注意到,球鞋产品几乎占据了得物App的整个推荐页面,在得物的各个品类中,鞋类一直排行第一位。

但实际上,二手鞋交易本身的市场空间并不算大。据艾媒咨询披露,2019年全球二手球鞋市场规模为60亿美元;其中,国内二手球鞋转售市场规模超过10亿美元。但据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在2020年,国内二手物品交易规模可达3万亿元。“二手交易市场最大的品类是3C产品,其次是家具,二手鞋服的销量很小。这门生意门槛不高,但大厂不愿做,市场总量也比较小。”电商分析师庄帅表示。

图:得物App截图

近年来,得物从潮鞋出发,进行了一系列品类扩张,来提高增长空间。除了运动鞋,得物还售卖潮服、手表、箱包、配饰、美妆、女装等各类产品。去年1月,得物由“毒”正式更名为“得物”,来稀释原有的运动鞋发烧友社区氛围,展现新的业务方向。与此同时,得物还与国内多个明星主理品牌合作及国际大牌合作,举办国潮设计大赛,意图从小众的体育圈平台向赛道更宽广的青年潮流文化社区发展。

但作为一家靠潮鞋起家的平台,得物给人的最深印象依然是二手鞋交易平台,而这类交易货源不稳定、用户的消费频次不高,得物想要全品类扩张,其物流配送和平台管理也必将面临较大压力,做起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Powered by DEST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