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岳父杀女婿一家三口案”被告只说了一句话,其家属无人出庭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1-12-31  浏览次数:96
核心提示:极目新闻记者满达四川彭州,岳父杀害女婿一家三口,一审被判死刑后,二审改判死缓,受害人亲属抗诉后,四川
叶问3完整版在线

极目新闻记者满达

四川彭州,岳父杀害女婿一家三口,一审被判死刑后,二审改判死缓,受害人亲属抗诉后,四川省高院对案件进行再审。12月31日上午,四川省高院在四川绵阳监狱对此案进行宣判,被告张志军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极目新闻记者从当天出庭的被害人家属获悉,被告人家属无一人出庭,张志军通过视频出庭,只说了一句“听清楚了”。

极目新闻此前报道,2013年6月,张志军之女张雨(化名)与被害人邹术(化名)结婚。2017年7月,张雨怀孕期间,双方家庭及父母间因生活琐事产生不快,随后矛盾不断加深。2017年10月起,邹术与张雨争吵后离家在外租房居住。2019年1月9日,邹术的父母为与儿子一起过春节及看望孙女,从外省来到成都。次日,邹术与其父母三人来到家中,因孩子问题与张雨父母张志军、姚某英发生争执,张志军持刀先后捅刺邹术及父母三人,致邹术及其母亲杨某芬当场死亡。邹某父亲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次日死亡。

张志军一审被判死刑后,二审改判死缓,被害人家属抗诉后,四川省高院于今年8月开庭再审。12月31日,再审宣判,被害人杨某芬哥哥杨先生等三名亲属出庭。杨先生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他们一行三人于29日从吉林飞抵绵阳,还做了核酸检测。31日上午,杨先生等三人和代理律师出庭,而被告家属无一人出庭,只有辩护律师在现场。被告人张志军通过视频出庭。待审判长宣读再审判决结果后,问张志军是否听清楚了。张志军回了一句:“听清楚了。”

“这是他说的唯一一句话。”杨先生说,接下来他们准备返回吉林,因路程遥远,正研究路线。

受害人家属

案件详情:

岳父杀害女婿一家受害者家属喊话女方

4月21日,邹某的表妹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我表哥他们一家的骨灰仍然还在殡仪馆放着,张某当时说等案子结束了就到东北配合办理下葬,但二审完了她不但没来还悄悄的为她父亲出具了谅解书来减刑。”

“她要不然就来东北帮助办理,要不然就出具委托书让我们来办理。”邹某的表妹同时表示,没有邹某妻子也就是凶手女儿张某的签字,就无法完成安葬。

四川高院对案件的回应

邹某父母转账给邹某买车的转账记录

2019年1月,邹某和父母去到成都彭州一小区住宅内看望由岳父一家照顾的女儿。期间因孩子的带养问题,邹某一家与岳父一家产生冲突,随后岳父张志军持剔骨尖刀将三人捅伤。邹某与母亲因被刺中胸部大量出血死亡,邹某父亲被刺中胸腹部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2019年12月20日,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曾对引发社会广泛讨论的“岳父将女婿一家灭门”张志军杀人案作出了一审判决,判处张志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张志军不服判决提起上诉。

邹某生活照

事发前邹某独自在出租屋内未吃完的生日蛋糕

未公开的二审判决书中

凶手女儿出具谅解书被采纳

在2020年10月18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张志军杀人案进行了二审宣判,补充采纳了张志军有自首、自愿认罪、被害人亲属谅解的法定从轻处罚行为的辩护意见,做出了改判张志军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终审判决。这一判决引起了邹某一方家属的强烈不满。

“二审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们都不知道,网上也一直没公开判决书,我们最后是通过对方的辩护律师事务所宣传成功案例,才看到他们争取到了‘张某某的成功保命’这一结果。”邹某的姑父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张志军的辩护律师及律所在四川高院二审判定张志军死缓后,竟将其作为成功案例放在微信公众号中宣传,这对受害者家属造成了精神上的伤害。

后来邹某的家属主动去到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才索要到了案件的二审判决书,并了解到新出现的被害人亲属谅解书系邹某妻子张某出具。

“她一直都站在她爸爸那一边,怎么能代表被害的邹某一家人出具谅解书呢?法官跟我们解释说采纳的程度很低但为什么会改判?”邹某姑父告诉记者,凶手女儿张某曾带律师来向邹某家属索要过谅解书,但被明确拒绝,他们无法理解法院为何会采纳凶手女儿的谅解书作为改判的依据之一。

4月17日,邹某父母的家属联名签署了“从未出具任何谅解书”的声明,并继续请求法院依法严惩凶手。

二审结果法院未公开

被告辩护律所发文透露了二审结果

因孩子带养问题纠纷

岳父杀害女婿一家

“我表哥和他妻子张某之前的感情很好,他们大学就谈起了恋爱,经过爱情长跑后才结的婚,但女方家长一直对我表哥不满意。”邹某的表妹告诉紫牛新闻记者,邹某与妻子张某结识与读书期间,毕业后邹某被分配到武汉,但为和张某在一起生活,又主动去到四川彭州工作。

一开始张某父亲张志军并不同意二人相处,原因一是觉得邹某是农村出身的家庭条件不好,二是毕业后工作又不如女儿张某好。但在两个人的坚持下,双方父母还是同意了这门婚事。”

2013年,邹某和妻子二人在四川彭州共同买了房,在邹某朋友看来他们也算是比较相爱的夫妻。妻子张某怀孕后,因邹某工作原因长期出差,2017年6月,岳父张志军和岳母二人便来到彭州照顾张某并和他们住在一起。

“女方父母到来后,常指责和辱骂我表哥,我表哥人又比较老实,一直让着他们,有委屈也不跟家里说”邹某的表妹表示:“后来我姑姑从东北去看望照顾儿媳的时候,也经常被对方父母讥讽挖苦,我表哥才和他们产生了矛盾。”

邹某的妻子张某也曾在证词中提到“邹某和父母张志军等人关系不好,和邹某关系闹僵是在婆婆来过后。”张某还在证词中表示,邹某在女儿出生的第7天就借口出差走了,10月22日二人还因抽烟问题产生争执而出走。对此邹某的表妹说:“表哥的工作是在巡线队,工作需要经常需要出差,而23号那天邹某是被岳父母赶出的家门,衣服被子都被扔了出去。”

邹某的表妹向记者出示了一段邹某23日拍摄的视频,视频中邹某被岳母质问“这是你家吗?”并辱骂邹某及其父母,邹某没有对岳母的辱骂做出回击,而是告知对方不要骂其父母。10月29日,邹某在外租房居住,一个月房租500元。邹某表妹表示:“当时表哥工资卡都还在妻子张某手中,姑姑给他们夫妻买的车也在张某名下。”

2017年11月,邹某第一次起诉离婚,因孩子未满一岁,法院没有受理。2018年12月,邹某又起诉离婚,但因张某表示双方感情没有破裂,法院判决不予离婚。张某之前也起诉过两次离婚,但都以撤诉为结果。邹某的离婚案代理律师曾在证言中表示:“邹某因与张某父母共同生活期间多次产生矛盾,孩子出生后又被张某父母赶出家,从而想离婚拿着钱回老家。”

2019年1月初,邹某的母亲向律师咨询了离婚后的财产问题和了是否能够去看望孙女。几天后,邹某父母便一同来到彭州。1月10号上午10点左右,邹某和父母一同去到彭州家中看望女儿。据二审判决书显示,看望过程中,邹某一家与岳父一家产生了纠纷和推搡,随后岳父张志军从家中拿出剔骨尖刀向邹某及其母亲胸部捅刺数刀,又向邹某父亲胸腹部捅刺一刀,致使女婿一家三口死亡。

邹某工作证

受害者家属签署“从未出具任何谅解书”声明

法院回应家属

将依法审查二审判决

谈及邹某一家的意外离世,邹某的表妹表示无法对此释怀,“我表哥比我大两三岁,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都很照顾我,我姑姑在老家教书的时候还是我班主任,当听到他们被杀害的消息时我还以为是做梦。”

邹某表妹和其他近亲一直在为该案四处奔走,拿到二审的判决后他们第一时间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申诉。4月12日。四川高院官方微博做出情况通报称:高度重视,正在依法评查本案。

“法庭上他们怎么辩解,我表哥他们都无法反驳了,但如果他们以为我表哥家没人了就想让这件事过去是不可能的,我们一定要一个公平的判决。”邹某表妹说到。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Powered by DEST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