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投资理财 » 正文

芬兰或在5月21日断俄气:要么找替代,要么减产量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2-05-12  浏览次数:12
核心提示:【文/观察者网周弋博】当地时间4月30日,芬兰《赫尔辛基新闻报》报道称,芬兰当局和企业正在为可能于5月21日
手机TV在线看最热影视 https://www.shoujitv.org

【文/观察者网周弋博】

当地时间4月30日,芬兰《赫尔辛基新闻报》报道称,芬兰当局和企业正在为可能于5月21日中断的俄罗斯天然气供应做准备,被俄方断供的风险已被确定为“现实存在的”。

目前,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以下简称俄气公司)已要求芬兰国有天然气公司Gasum在5月20日前对“卢布支付令”作出回应。另有欧盟消息人士透露,其他许多欧盟国家也被告知了同样的“最后期限”。

不过,欧盟委员会和芬兰政府都对俄方的要求持否定态度。报道指出,这意味着俄罗斯输往芬兰和欧洲大部分地区的天然气有可能在5月21日被切断。芬兰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存度高达90%以上,三分之二的天然气用于工业。芬兰官方估计,目前的天然气设施不足以填补俄气断供后的空缺,受影响的行业要么找到天然气的替代品,要么减少产量。

《赫尔辛基新闻报》报道截图

今年3月底,针对西方制裁,俄罗斯在能源领域发布了“卢布结算令”予以回击,即要求“非友好国家”公司应当先在俄罗斯银行开设卢布账号,再经由此账号支付所购买的俄罗斯天然气。

俄罗斯总统普京称,如果这些国家拒绝卢布支付,将被视为违约行为,“买方将对所有后果负责”。

《赫尔辛基新闻报》指出,同意俄罗斯的付款要求是获得俄气持续供应的必要条件。本周早些时候,波兰和保加利亚已被俄罗斯中断俄气供应。

据路透社、彭博社此前消息,俄气公司一度明确告知波兰和保加利亚,将于4月27日停止对这两个国家的天然气供应。

《赫尔辛基新闻报》称,目前,芬兰国有天然气公司Gasum也收到了俄气公司的“最后期限”——在5月20日前对“卢布支付令”作出回应。另有欧盟消息人士透露,其他许多欧盟国家也受到了类似的通知。

不过,芬兰的官方态度和波兰一样坚决,芬兰欧洲事务和公司治理部长蒂蒂·图普里宁明确表示,Gasum不得同意俄方的付款要求。

另据“今日俄罗斯”(RT)27日报道,图普里宁也曾表示,芬兰4月初就已经作出了不同意用卢布支付的决定,她还指责“卢布支付令”是俄罗斯地缘政治的一部分。

据《赫尔辛基新闻报》分析,俄方的具体要求是,欧洲的天然气买家必须在俄气公司旗下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Gazprombank)开设两个账户,一个是欧元账户,一个是卢布账户。

天然气买家可以按旧方式以欧元支付天然气账单,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负责货币兑换并将资金转入卢布账户。同时,只有资金抵达卢布账户后,才能视为买家付款成功。

对此,欧洲委员会认为,这些公司的欧元付款在被转换成卢布之前,被俄罗斯央行以“贷款”的性质持有,这违反了欧盟禁止与俄央行进行任何交易的制裁措施。

欧盟委员会还认为,俄罗斯也没有对欧元兑换卢布的期限设定任何限制,这使俄央行持有欧洲公司欧元付款的时长问题成为了另一个风险——这也是保加利亚拒绝接受“卢布支付令”的原因之一。

报道称,对芬兰而言,俄气公司还提出了一项额外的要求:Gasum的欧元付款并不由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负责货币兑换,而是由该公司自己兑换成卢布后转入卢布账户——这将导致Gasum将不得不直接用卢布向俄罗斯付款,而这已经被西方国家提前否决了。

芬兰欧洲事务和公司治理部长蒂蒂·图普里宁图源:《赫尔辛基新闻报》

《赫尔辛基新闻报》报道分析称,芬兰官方拒绝响应俄罗斯的态度意味着,俄罗斯输往芬兰和欧洲大部分地区的天然气有可能在5月21日被切断。

报道强调,这倒也不意味着芬兰的天然气将会立即中断:一方面,输气管道本身就是一个天然气的短期储存设施;另一方面芬兰,也有其他的天然气供应渠道。

据芬兰官方估计,芬兰目前的天然气基础设施包括爱沙尼亚天然气管道和液化天然气终端,但两者的供应量依然不足以填补俄气断供后的空缺。

2019年12月,芬兰和爱沙尼亚之间的波罗的海天然气管道投入运行,该管道可以通过爱沙尼亚使芬兰与拉脱维亚的天然气储存设施以及立陶宛终端相连。

然而,这条天然气管道的供应能力明显低于同俄罗斯相连的伊马特拉天然气管道——在2021年,芬兰进口的天然气中有四分之三是通过后者运输的,通过前者运输的天然气仅占四分之一。

至于芬兰的液化天然气终端则需要等到今年10月才能正式投入运行,但报道指出,该渠道的天然气供应量并不高。

芬兰的天然气管道示意图,红圈部分为与俄罗斯相连的爱沙尼亚天然气管道

据报道,与中欧和南欧国家相比,天然气在芬兰能源结构中占比不高,也很容被其他燃料所取代。在2021年,天然气仅占芬兰总能源消耗的5%左右。

但在工业领域,以天然气为生产原材料的企业将面临困难。芬兰三分之二的天然气用于工业,其中使用量最大的的是该国的化工企业。与此同时,芬兰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存度高达90%以上。

据芬兰官方估计,如果俄罗斯天然气管道关闭,工业天然气供应可能不会在所有情况下都得到保证。该行业要么找到天然气的替代品,要么减少产量。

一些芬兰公司也已经为天然气供应中断做好了准备。该国天然气用量最大企业之一、炼油和石油营销公司纳斯特(Neste)就表示,已尝试使用丙烷代替天然气作为生产原料。

但《赫尔辛基新闻报》指出,一方面,芬兰的企业有责任为俄气断供自行做好应对准备;另一方面,天然气替代的难易程度取决于企业本身的生产工艺。

芬兰发电厂燃气轮机(左)与芬兰炼油和石油营销公司纳斯特的炼油厂图源:《赫尔辛基新闻报》

延伸阅读

俄宣布对两国"断气"奥地利沉不住气欧洲正在认清现实

本栏目由侠客岛与《中国经济周刊》联合出品

这是一个从“嘴硬”到“认怂”的故事。

3月底,俄罗斯宣布,欧盟国家等对俄“不友好”国家若购买天然气,须卢布支付。德国能源部长随即表态:七国集团(G7)拒绝卢布支付。

前几天俄罗斯宣布,对拒不用卢布支付的波兰、保加利亚“断气”。4月27日,奥地利总理沉不住气了,表态接受“卢布买气”,并称德政府也已接受卢布结算令。到4月28日,已有4个欧盟国家选择用卢布购买天然气,10家欧盟公司开设了卢布账户。

之前,“卢布结算令”被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称为“勒索令”。但面对大宗商品受冲击、能源价格持续上涨的现实,欧盟国家态度一步步软化。而今,他们开始吐口“寻求在不与欧盟制裁相冲突的情况下,探讨以卢布结算俄天然气的可能性”。

资料图:俄罗斯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

长期以来,欧盟国家严重依赖俄罗斯传统能源,2020年欧洲发电能源结构中传统能源(化石燃料)占35%,其中石油、天然气、煤炭分别占1%、19%、15%,而在冬季取暖、发电和工业生产方面,欧盟国家主要使用天然气。美国能源情报署(EIA)数据显示,2020年,欧洲共消费天然气3799.4亿立方米,其中85.84%为进口。

更关键的是,被俄罗斯列为“不友好”的欧盟国家中,有半数以上需要进口传统能源,俄罗斯恰恰就是供货大户,提供了占总进口量41%的天然气、46%的煤炭和27%的石油。

相较于其他欧盟国家,奥地利和德国更依赖俄罗斯的传统能源。德国消耗的传统能源中,约50%煤炭、35%石油、55%天然气来自俄罗斯;奥地利80%的天然气从俄进口。美国牵头的制裁一出,4月,德国公布的欧盟调和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初值同比上涨7.8%,通货膨胀率意外飙升至1990年代初有纪录以来的最高位。

显然,这与俄乌冲突撼动能源市场、打乱供应链、推高价格息息相关。而在未来较长时期内,欧盟都难以彻底摆脱对俄传统能源的依赖。基于此,也就难怪奥、德围绕“卢布结算令”的姿态转变。

俄罗斯通过管道向23个欧洲国家供应天然气图自彭博社

能源这事,“人在屋檐下”的欧盟国家是否还有其他路径可走?

中短期内很难,而长期看,欧盟要想摆脱对俄能源依赖,必须在以下四方面找到出路:大规模开发本国传统能源,尽量少用传统能源,开发替代性新能源,或转向中东、美国、非洲购买能源。

可行性咋样?

先说大规模开发传统能源。英国石油公司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全球已探明化石能源储量中,中东地区的石油、天然气储量分占全球总量46%和40%;北美地区分占15%、8%;除俄罗斯以外的欧洲地区仅分占1%、2%。欧洲自力更生、开发传统能源的潜力很小。

再说尽量少用传统能源。前面提到,2020年欧洲发电能源结构中,化石燃料占比为35%。同时,使用传统能源的运输、储藏和终端设备投资额巨大,若废弃传统能源消费的设施设备,换成新能源使用模式,又得投入巨资。因此,欧盟国家中短期内减少传统能源使用难度挺大,成本也高。

如果大力开发替代性新能源呢?2021年,欧洲能源智库报告显示,2020年,欧盟国家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总发电量的比例高达38%,首次超过传统能源(34%)。只是,风能、太阳能固然低碳环保,却“靠天吃饭”,一旦遭遇特殊天气或能源需求飙涨,电力系统保供压力必然节节攀升。事实上,欧盟国家在转变能源结构中,已造成电力系统严重紧张。还有一些欧盟国家考虑核能,但现实棘手:投资太大、建设周期长且一些欧盟国家民众强烈反对。

(图源:央视)

那么,转道中东、美国、非洲如何?

这三处确实是欧盟国家的第三方供应渠道,但相比俄罗斯供应,从这几处采购能源,明摆着价格高、运程长。以美国为例,如果改用美国能源,眼下欧盟的天然气售价可能增加30%,且收货要多等90天。

更要紧的是,从上述地方进口,运输渠道不如从俄进口便利,需加大对进口液化天然气(LNG)的投资,提升进口基础设施,比如扩张相关浮式储存和再气化装置(FSRU)等。但欧洲现有液化天然气进口基础设施使用率已近天花板,卸载额外液化天然气的空间十分有限。

能源尤其是天然气,似乎成为欧洲无法摆脱的“梦魇”。为了能源“去依附”,欧盟委员会作了大胆计划:今年底前,将欧盟对俄天然气需求削减2/3,到2030年完全摆脱依赖。怎么实现?加快补充冬季天然气库存设施,确保提供负担得起、安全、可持续的能源供应。

且不说这一目标所需投资多么庞大,也不论目标是否被“民主”决策程序拖延、耽搁,就算能实现,从现在到2030年的8年内,欧盟不可能整体摆脱对俄能源依赖,特别是严重依赖俄罗斯天然气却远离美国、中东、非洲的国家。“嘴硬”的欧洲人,恐怕依然难逃“服软”的现实。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Powered by DESTOON